《礼记》02 直辖20年八位女设计师对生活方式的提问与反思

发布日期:2022-01-03 12:00   来源:未知   

  谈到直辖20年自己的变化,我想最大的一点就是对设计更为坚持。而对于这座城市的贡献,大概是用自己的设计给钢筋丛林般的城市打造了一些让主人回家得以卸下战甲的心灵家园。

  旁观者:直辖20年,从细节出发,您觉得重庆人生活方式与居住方式有什么样的变化?如何看待这种变化?

  从不讲究变得讲究,从现实主义开始逐步带有生活浪漫主义,很高兴有这样的变化。当然,也有些遗憾的地方:重庆拥有两江自然地理优势,但江滨与人的互动还不够体现。虽然这不是设计师能左右的,虽然已经有不少设计师开始关注建筑与人、自然的平衡关系,不再孤立的把建筑当成一个没有感情的设计物体。我认为我们还可以更加关注这个问题,从而给人们生活带来更品质的体验感。

  不仅仅是设计行业,各行各业都是一样,从对最初理想的坚守,到被动的被现实裹挟前进,从而选择更容易走的路,缺少思考与冷静的判断。我认为我们需要时时敲打前行,自问作为一名设计师,我们为我们的甲方带去了什么?是一项工作的完成,还是为甲方营造了一个提升各方面品质的空间。

  旁观者:直辖20年,您个人的变化及对这座城市所做的贡献有哪些?张:谈不上对这座城市做出什么贡献,作为一名室内设计师,从业12年,见证了设计行业的变化与发展,我一直坚持以人为本,注重建筑、室内与环境的和谐与统一,秉承尊重自然的设计。

  旁观者:直辖20年,从细节出发,您觉得重庆人生活方式与居住方式有什么样的变化?如何看待这种变化?

  随着社会发展,人们的居住方式都发生了较大的变化,比较突出的一点是:追求生活本身。它不像前些年那么浮夸,人们对生活方式的追求更偏向于回归自然、本我的状态。

  设计还处于发展中,必然就会产生一些阶段性的问题。比如目前的一个状况:由于中国人口多,经济发展速度快,大家都喜欢挣快钱,很多所谓的专业者并不专业,没有拥有过硬的专业知识,没有对设计进行深入的理解,就开始给甲方做服务。这是行业没有一个真正的标准导致,也是最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重庆直辖20年,正是我从学校步入工作的节点。城市的脚步总是向前,日新月异的变化着,大都市气息愈发浓厚。我不是科班出身,但一直非常喜欢设计,“千回百转”中幸运地从事着这项美好的职业。对城市的贡献,我想在于对生活的热爱,对设计的执着。

  旁观者:直辖20年,从细节出发,您觉得重庆人生活方式与居住方式有什么样的变化?如何看待这种变化?

  城市在成长,人们的精神追求也在提高。身边有很多热爱生活的人,她们有的是家庭主妇,有的是年轻白领。工作之余会写字、画画,感受生活、享受旅行。她们会把喜欢的家具买回家,精心布置。她们是日常生活之美的践行者。从中,我能感受到这座城市不受任何领域约束的美,一种寻常生活之乐。

  作为室内设计从业者,我们不要基于当下流行的跟风,要思考空间跟人的关系,共叙生活方式,简单的、从容的、亲切的、自由的、独立的、个性的……合理运用材料,因地制宜,同时也关注住宅平民化、旧房改造等。

  我不算土生土长的重庆人,只在此生活了十五年。这十五年,我认为自己对这座城市的贡献是爱人爱己、快乐过好每一天,同时我也会运用自己的设计专业为这座城市的小家庭打造出更多美好温馨的空间。

  旁观者:直辖20年,从细节出发,您觉得重庆人生活方式与居住方式有什么样的变化?如何看待这种变化?

  我在12年前关注到空间陈列这个行业,但其实在古画《雍正十二美人图》《韩熙载夜宴图》等画作中,已经可以看到古人对“室内陈设”的关注。“空间陈列设计”这个行业真正的形成,是在城市发展异常迅速的过去这20年间,这充分说明“室内设计”行业愈加专业、细致、规范、系统,也表现出重庆人们对于审美、文化艺术、生活方式有了更高的要求。

  首先,我认为最大的问题是设计师的自我审美能力。虽然“审美”是很主观的一种评判标准,但真正的“美”是溯源于古今中外的美术史、建筑史,甚至可以从世界知名导演拍摄的经典电影当中找到灵感。当下,部分设计师难免会急功近利,一味附和甲方的审美,而忽视自己的真正价值所在。也有一部分设计师连自己都不懂生活、不懂感知万物、不会沉淀自我的专业素养、缺乏审美能力,又如何去引导甲方,而完成真正打动人的好作品呢?

  20年来一直保持初心,为每位业主设计出属于他的家,同时也满足对自我作品的期待。

  旁观者:直辖20年,从细节出发,您觉得重庆人生活方式与居住方式有什么样的变化?如何看待这种变化?

  直辖那会我刚读初中,感受并不深刻。关于重庆人的生活、居住方式变化,我是从04年大学毕业后开始有所感触。我第一个设计作品是一套180平米的跃层,那个时候人们对自己家的设计并没什么概念,主要以设计师引导为主,作用以功能为主。后来,经济水平提升,客户愿意花钱做设计,所以出现了很多华丽的美式、欧式等,功能性比重降低。近几年,新贵们已经不求奢华,返璞归真,像回到我大学毕业那会,由设计师提出设计,无固定风格,也不会去堆砌装饰。我认为这些变化是好的,是审美提高的表现。

  多年之前,我是一名旁观者,看着高山、流水、吊脚楼、百步梯、长江大桥。多年之后,我是一名参与者,虽然没有一砖一瓦的去建设这个城市,可城市和住宅之间的边界应该是模糊的,作为一名设计师,我在有限的建筑空间中,提供可以引发体验共振的新环境,去发现美、创造美。

  旁观者:直辖20年,从细节出发,您觉得重庆人生活方式与居住方式有什么样的变化?如何看待这种变化?

  现在居民不仅仅是为了生活而生活,更多的是追求品质,追求人与环境的和谐。在建筑设计界,有这样一句话:住宅形式改变生活方式。每一处住宅产品的演变,势必都将为城市人居品质的衍进留下最生动的注释。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越来越多的国外先进设计理念引入,也给人们的住宅以及小区的设计增添了许多新的思维。绿色建筑、生态建筑、智能建筑,它们不再只是单纯的一幢楼或一个小区,而是代表了一种先进的生活方式。大规模、大手笔地“造城”也不再只是功能的单纯实现,更是追求品质生活的表现。

  在当今设计界抄袭与借鉴是随处可见的,要想走在最前端,就必须不断创新,不断进步,不断学习。

  重庆直辖20年,我从一个热爱艺术与生活的普通人成为一个以人为本创造颇具艺术魅力及人文情感空间的设计者。至于贡献,就是坚持创造具有形态、色彩、光影的文化意境空间,让人们的居住功能与品质生活都得以提高。

  旁观者:直辖20年,从细节出发,您觉得重庆人生活方式与居住方式有什么样的变化?如何看待这种变化?

  重庆人以前的生活方式是院落式的低矮楼房,如今的重庆是时尚大都市。说到直辖20年的变化,我认为是城市快速发展的同时忘却了最初那份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形态。我们与国际接轨,与高科技合作,同时也应该用科技的力量来改善现在的生活方式,让生活更健康阳光。

  当下重庆的设计界发展极快,有很多新鲜血液不断补充在行业中。大家普遍追逐快速完成设计流程,却忘记了设计的初衷,盲目跟风。其实无论设计行业怎么发展,我们都应该返朴归真,回归自然,清晰设计的目的是为了改善居住环境,为人们打造最舒适温暖的家,环保和实用应该放在着重的位置。

  从业设计十余年,说到变化,最大的就是更成熟了。对各种细节的把控、设计的可操作性的把控更加精准和娴熟。说贡献,谈不上,我所做的也许正如大海里一滴水所起到的意义吧。

  旁观者:直辖20年,从细节出发,您觉得重庆人生活方式与居住方式有什么样的变化?如何看待这种变化?

  这20年,重庆人在居住和生活方式上确实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最早的开放式厨房、榻榻米、玄关柜……到如今的舞蹈室、冥想室、品酒室……单从这些词语上就不难看出,一是物质生活的更加丰富化,人们对于家的功能性有了更多的要求。二是这些物质生活的提高必然带来人们对生活方式的反思与改变。以前的装修,更多的是“造型”,更多的资金分配在各种豪华而贵的材料上,单纯的是一种堆砌与显摆。而如今,人们越来越注重精神生活层面,在装修上更多体现在“展示自我”上。我认为这些变化是正面的,可以给设计师更多发挥想象的空间。

  设计界一直存在一些怪相和乱相,比如原创难产、抄袭遍地。随着客户群观念的更迭变化,通过商业上的“自然选择”,向好的趋势是明显而必然的。相信重庆设计行业会越来越好!